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功勋卓著的我党隐蔽战线传奇人物钱壮飞
功勋卓著的我党隐蔽战线传奇人物钱壮飞
作者:文|谢正发  发布日期:2017-9-12 阅读次数:
钱壮飞烈士(资料图片)
位于金沙县后山镇的钱壮飞烈士墓(资料图片)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进行翻天覆地、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的历史上,成千上万的革命先烈为了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赴汤蹈火、前赴后继、英勇牺牲。在这其中,有许多是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钱壮飞就是这条战线上的杰出代表,同时他还是我们党的历史上一位充满传奇色彩和立下卓越功勋的著名人物。
  钱壮飞,原名钱壮秋,别名钱潮,浙江省湖州市人,生于1896年9月25日,1919年毕业于北京医科专门学校,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组织的领导和安排下,他得以经常参加党的秘密会议,并积极投入到紧张复杂的革命斗争中,巧妙地利用自己美术学校教师和报纸编辑以及京绥铁路附属医院医生的公开身份,在群众中进行党的宣传鼓动工作,扩大党的影响。
  1927年,钱壮飞接到党组织安排的任务,化名“南飞”,只身奔赴上海,凭着超能的才艺顺利考入了陈立夫的亲信、建设委员会无线电管理处处长徐恩曾主办的无线电训练班。由于他在敌人面前宠辱不惊,善于应付各种问题,很快得到了徐恩曾的器重,被徐恩曾留在身边当私人秘书,后又兼任国民党情报机关长江通讯社和民智通讯社负责人,直接掌握和控制着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最高机密。
  1929年12月,经中共中央安排和批准,钱壮飞、李克农、胡底三人成立了一个坚强的地下情报战斗小组,由李克农任组长,遵照周恩来同志把敌人的情报“拿过来”的指示,受党中央派遣,钱壮飞同李克农、胡底一起深入虎穴,打入国民党最高特务机关,为党从事秘密情报工作。党中央特科指派陈赓与他们联系,开始了他的情报保卫工作生涯,这就是被周恩来称赞、倍受后人敬仰的“龙潭三杰”。在此阶段的工作中,钱壮飞及时准确有效地获取了大量极有价值的情报,成为中共中央特科反间谍工作的最得力干部,为我党制定对敌斗争的战略决策提供了有力的依据。特别是在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供出我党的许多核心机密、我党在上海的中央机关和中央负责同志的安全将受到极为严重危害的紧急关头,钱壮飞临危不乱,果断采取应急措施,及时报告中央,化险为夷,避免了一场后果十分严重的大破坏,保卫了党中央。
  1931年4月25日(星期六),徐恩曾又去寻欢作乐度周末。晚上,钱壮飞突然收到从武汉行营侦缉处发来的6封特急绝密电报,每封电报都注明有“徐恩曾亲译”的字样。这时,钱壮飞预感武汉方面可能发生了重要情况,他便利用特种密码本破译了电报,惊奇地获悉顾顺章被捕后叛变,要求面见蒋介石,这是他企图将我党在上海的中央机关和中央负责同志“一网打尽”而获取蒋介石器重的罪恶阴谋。在这事关我党在上海的中央机关和同志们安全的关键时刻,钱壮飞心里十分紧张,但稍后又很快地平静下来,记下电文,封好原电,立刻派他的女婿、党的地下交通员刘杞夫连夜坐火车赶到上海,找到李克农,从而及时将情报转给党中央。中央特委的周恩来得到情报后,处乱不惊、临危不惧,即刻采取果断措施,迅速通知中央机关各负责同志立刻搬家、有关人员立刻转移,使中央机关和共产国际机构全部进入安全地方。4月28日,待国民党调查科率领军警特务,由顾顺章带路赶到上海,会同英、法租界巡捕房开展大搜捕时,处处扑空,一无所获。
  钱壮飞在其女婿刘杞夫去上海后,暂把电报压下来,先将银钱账目清理好,锁在铁柜子里,还通知了民智通讯社的一位工作人员转移。星期日早上,他若无其事地把电报放在徐恩曾的办公桌上,装着下班回家休息的样子,随即乘火车离开南京赶往上海。
  钱壮飞在当时变幻莫测的对敌斗争形势下,怀着对党的一片赤诚之心,面对阴险狡诈的敌人,机智善变,有勇有谋,胆大心细,遇事沉着,在险恶的斗争环境中,怀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性,既保护自己又麻痹敌人,直到胜利完成任务离开徐恩曾后,敌人才如梦初醒。事后,他们受到了党中央的褒奖。毛泽东主席曾称赞说:“李克农、钱壮飞等同志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他们,当时许多中央同志包括恩来同志都不在了。”
  顾顺章的叛变,李克农、钱壮飞、胡底等同志的真实身份暴露,对他们在上海、南京等地开展党的工作已经不利,经组织安排,他们隐蔽数月后,于1931年下半年转到江西中央苏区参加红军工作。
  钱壮飞在江西中央苏区工作期间,先后担任红一方面军保卫局局长、中央军委第二局(情报局)副局长、局长等职,负责破译敌人的无线电密码、搜集军事和政治情报,还兼任过中央苏区工农红军总政治部机关报《红星报》特约漫画作者和工农总社附设的高尔基戏剧学校义务教员等。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离开江西苏区开始长征,钱壮飞被编入中央军委纵队,随军转战广西、湖南进入贵州。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钱壮飞被任命为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副秘书长。在中央主力红军完成四渡赤水于3月28日进入贵州省黔西县沙土镇后山乡(现金沙县后山镇)时,他随中央红军来到乌江北岸,为了保证中央主力红军顺利南渡乌江和中央首长的安全,钱壮飞精心侦察沿岸的敌情匪情。待他返回渡口时,部队已全部过江,他与部队失去了联系而掉队,于4月1日壮烈牺牲在乌江北岸的后山乡堰田岩。
  对于钱壮飞牺牲的时间、地点和原因,充满迷团和离奇,多年争论不休。有的说3月29日或3月底,有的说4月初;有的说牺牲在北岸,有的说牺牲在南岸;有的说牺牲在金沙沙土,有的说牺牲在息烽沙土或者流长;有的说被敌机轰炸牺牲,有的说被流氓地痞杀害或被坏人推入溶洞牺牲等等。
  早在二十世纪八十、九十年代,金沙县委、县政府就组织有关部门对钱壮飞牺牲的时间、地点和原因进行了周密细致的考证,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将调查取证材料综合整理上报总参三部。调查取证报告陈述道:
  1935年4月1日下午,各路红军已渡过乌江,这时还有一位红军沿着主力红军过江路线单独一人向乌江边走去。这位红军身穿青色军装,背一个黄布包和一个小皮包,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随身带着一支手枪,身高一米七左右,长脸型,外省口音。当他走到乌江北岸离梯子岩渡口大约二华里的彭桂容家时,向彭桂容买东西吃。由于彭桂容听不懂他的话,加上红军大部已过江,见他一人到此,是不是红军难辨真假。因此,彭桂容就背起娃娃往外跑了。他边说话边从上衣口袋找钱,向彭桂容追去,当追到一位叫陈么嫂家侧边,又向陈么嫂买鸡蛋吃,陈么嫂仍听不懂他的话也跑了,这位红军终于没有买到吃的。这时,天色已晚,这位红军离开陈家,返身往江边走去。走了不足一华里,便经过黎丛山家门口,由于路不熟,便到黎丛山家去找人带路,恰巧黎丛山在家。这位红军过江心切,又是一人初到此地,亦不知黎丛山就是当地恶霸地主刘家的帮凶、狗腿子、为非作歹的土匪,就向他问路。黎丛山见他单身一人,身上既有手枪,又背有包裹,便心生歹意,假装“积极”为他带路,并边走边盘算,走到梯子岩附近的堰田岩时(今金沙县后山镇岩口队),见江面上已经没有过江浮桥,黎丛山认为抢枪时机已到,就站在堰田岩顶,佯装指点这位红军过江的路线,趁这位红军集中精力看路径时的一瞬间,双手将红军推下三十多米高的堰田岩下去。这位红军并未落到岩底,被半岩上的杂树挂住,黎丛山站在岩顶上用乱石块往这位红军砸去,直至把这位红军砸下岩底后,又走下岩去将这位红军砸死,并抢走了这位红军的手枪和所有物品。黎丛山回家后,他的侄子黎志修见他得到红军的一件黑色发亮绫绸衣服、一条灰色裤子、两件毛线衣、一支手枪等物品。后来,黎丛山用手枪与沙土镇的何中培换了两石谷子、一匹马。红军过江后,后山古坟坝的王执兵在乌江北岸捡到一匹骡子交给何中培。这位红军被黎丛山谋杀后没几天,当地群众将其遗体就地掩埋。后来乌江电站库区水位升高,红军坟将被淹没,乡政府又将其遗骨迁葬于离乡政府约一公里的官田坝公路边,并竖立“红军烈士之墓”石碑。根据以上所述,牺牲在乌江北岸的这位红军,就是钱壮飞烈士。
  为了缅怀先烈,激励后人,加强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1990年,中共金沙县委、金沙县人民政府拨出专款,在沙土镇修建钱壮飞烈士纪念碑;1991年,中共后山乡党委、政府又集资4000元,对钱壮飞烈士墓进行维修,用质量较好的青石为其包墓。
  然而,复杂的情况出现了。1999年12月18日的《贵州都市报》和2000年1月14日的《贵州日报》先后报道《息烽破译钱壮飞牺牲之谜》,说钱壮飞是牺牲在息烽县流长镇,还说是经过中央党史研究室某部门认可了的。笔者看到这两条消息后,立即电话询问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主要领导,回答是“不知道此情况”;笔者又致电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省国安部门有关领导,回答亦为“不知此情”。笔者便直接致电《贵州日报》及《贵州都市报》总编室,说:这么重大的问题,怎么不经中央及省里主管部门审核就轻率发表消息?何况钱壮飞牺牲地是在金沙县后山乡,而不是在息烽县!回答是:如果中央和省党史、国安部门认可笔者的意见,他们可以更正。随后,笔者就将考证的情况书面呈送中央党史研究室和省委党史研究室及国安部门,得到的答复是责成毕节地委、金沙县委党史研究室与毕节国安部门共同进一步考证,拟专门召开一次高级别的研讨会论证后报中央党史研究室审核。其间,许多相关人士亦纷纷致电或写信,向省、地、县党史部门反映,表达对报纸报道的不满。随即,毕节地、县党史和国安部门组织强力人员对此进一步深入调查考证,写出几万字的论证材料。
  2000年9月,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和省国安厅在遵义市召开有部分专家、学者参加的座谈会,缅怀钱壮飞烈士,宣传钱壮飞烈士英雄事迹,并就钱壮飞牺牲的时间、地点、原因等进行研讨论证,并将论证结论分别上报中央党史研究室和国家安全部,并分别得到复函确定:钱壮飞于1935年4月1日牺牲在金沙县后山乡。
  之后,国家安全部和贵州省委、省政府及中央、省、地、县的党史、国安部门筹集专项资金,进一步维修了钱壮飞烈士纪念碑和钱壮飞烈士墓,修建了从沙土镇到后山乡乌江渡口的高等级公路,修建了钱壮飞烈士陵园和钱壮飞烈士陈列室,在陵园广场竖立了钱壮飞烈士铜像,中央和贵州省的宣传、党史、国安部门均分别将钱壮飞烈士陵园(墓地)、纪念碑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家安全传统教育基地。成千上万的老红军,老干部、省内外群众纷纷前往瞻仰,许多机关单位和学校分别组织干部职工、师生前往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钱壮飞烈士虽然离开我们82年了,但他的身躯已与茫茫乌蒙群山融为一体,他的英雄事迹像涛声千里的乌江水一样永恒千古,他的威武雄姿已在毕节900多万各族人民心中树立起一座与日月同辉、与山河永存的丰碑。巍巍乌蒙山将永远流传着钱壮飞的英名,滚滚乌江水将终年不息吟唱着烈士的颂歌。我们今天再次追颂钱壮飞烈士,就是要将他的精神化作动力,撸起袖子加油干,在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场上有所作为。(作者系原毕节地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