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金银山上巧设计 万耀煌部丢盔甲
金银山上巧设计 万耀煌部丢盔甲
作者:文|赵秀梅  发布日期:2017-9-22 阅读次数:
  1936年3月5日凌晨,阴沉沉的天空仿佛被涂抹了一层黑油漆,大地一片昏暗。位于毕节城东北25公里处的金银山,系毕节县境内的高山梁子之一,那十余里长、数里宽的山峦,布满高矮大小不一的各类树木。此时,山上除了树叶在初春的寒风中“哗哗哗”地颤动外,各种小动物、植物都相互依偎酣睡了多时。四周都很寂静,静得让身临其间的人有些毛骨悚然。4时左右,阵阵“嚓嚓嚓”的杂乱脚步声由远而近向梁子方向传来,隐隐约约可见一队队身影在移动。不一会儿,山上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终于亮了。上午10时许,山下的路上出现了一群穿着军装、背着长枪的士兵,有几个扛着火力较强的机枪。踏上山腰,他们停了下来,见那幽深的树林一眼望不到尽头,有些心虚,于是齐刷刷地趴在地上,架上机枪“啪啪啪”地乱扫一通,见树林中没有什么动静,他们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于是收起枪,三三两两地向附近集镇的街上走去。不久,街上便传来鸡鸭牛羊的惨叫声和老人、孩子的哭声……
  又过了一会儿,金银山梁子脚开来大队身穿同样军装的士兵。只见曲曲折折的路上仿佛一条长蛇向山上缓缓爬来。三个当官模样的人骑在马上,有一人还边走边大声嚎叫道:“弟兄们!加油啊!打败红军后,老子有重赏!杀一个红军赏银一百,活捉一个赏银两百!”这伙官兵好不容易爬到梁子脚的坝子,大多早已累得喘不过气来,见了先到同伴留下的那“一切正常”的路标,便纷纷放下武器坐了下来——有的干脆解开衣裳当扇子扇了起来;有的争分夺秒,赶紧邀约伙伴,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就地围拢,摘下帽子,摊开骰子“押大!押小!”赌开了;有的哈欠连连,拿出烟枪,也不管地上潮湿与否,躺下抽起了鸦片,吞云吐雾,好不惬意!指挥官见大家没有马上走的意思,又喊道:“弟兄们,我们是前卫营,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二梯队一到,大家都在这里遭遇埋伏,麻烦就大了!赶快起来,准备出发!”可任他喊破嗓子,玩得起劲的士兵们仍吆三喝四地继续玩耍。转眼间,后边的队伍也来到了坝子准备休歇。这时,从天上掉下一颗颗手榴弹在人群中炸开了花,“哒哒哒”的枪声把这伙人打晕了。有的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匆匆忙忙到阎王殿报到去了;有的惊惶不已,急忙向山下逃,恨爹娘只给自己两条短腿。趁着这里一片混乱,梁子上扔手榴弹的那些服装不统一的士兵一边加强火力掩护,一边组织队伍冲下梁子,迅速缴获了对手的机枪和十几箱子弹,撤回了梁子。原来,梁子上这支队伍是“贵州抗日救国军”第三支队阮俊臣部,具体指挥作战的是支队政委欧阳崇庭和参谋长彭云辉。坝子上被伏击的是国民党追剿红二、六军团的先头部队万耀煌部九十九师十四团。红二、六军团从毕节撤离后,万耀煌将所率的三个师分左、中、右三路,准备对红军迂回包围。谁知天公不作美,其行军路线及作战意图被三支队获悉。为了掩护红军转移,支队长阮俊臣立即召开作战会议,研究制定了作战方案,决定主动出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以牵制敌人。经过地形勘察,于凌晨率队冒着寒风来到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金银山屯上梁子设伏阻击敌人。
  敌人在突遭痛击后清醒过来,随即指挥反击。两个营组织了五门山炮、十多门迫击炮及各种口径的机枪,集中火力对支队阵地进行猛烈攻击,妄图凭借武器、兵力的优势挽回损失。一时间,金银山上枪炮声不断。敌人在重赏之下,兵分两路从梁子两侧向三支队阵地发疯似地冲来。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三支队队员并没有被吓倒,10余名战友的伤亡更加激起大家的满腔怒火。战斗从上午一直打到天黑,三支队一连打退了敌人的七次进攻,打死敌人副团长一名,歼敌80多名。
  天已完全黑了,能见度很低。敌我双方暂时停止了攻击。敌人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正规军居然在地方支队的面前吃了大亏、翻了船。为了彻底消灭三支队,完成追击围攻红军的目标,敌军增调了保安四团及海子街、燕子口、何官屯三个区的民团向金银山包抄而来。三支队成功地牵制了敌人,在欧阳崇庭、彭云辉的率领下,避敌锋芒,乘着夜幕掩护,用树枝扎了许多“战士”“坚守”在阵地上,部队安全撤退,回到了根据地黄塘梁子。
  金银山一战,三支队凭着顽强的毅力,克服了严寒和山高路险,狠狠地打击了敌人,有力地配合红军粉碎蒋介石企图包围和剿灭红二、六军团的阴谋,为红军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支队队员用生命和热血谱写了毕节人民热爱红军的动人篇章。(作者单位:七星关区教育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